您的位置: 首页 > 博物馆  > 野生菌趣闻 >拾菌子

拾菌子

时间:2014/1/16 15:39:14 信息来源: 点击 次 【 收藏此文 】 【字体:
       云南人把蘑菇叫作菌子,这是昵称,表达一种极爱之意,菌子是云南人心目中的森林小精灵。把菌子叫作蘑菇,用云南话说,就是把它给叫“老”了。菌子是上苍赐给云南的一份珍稀之礼,云南的菌子多且味美,云南人最懂得怎样来享用它,做出许多可口的菜肴。“铜绿菌”嫩香爽神;“干巴菌”远香诱人,可以做成上好的淹泡菜,素炒干巴菌堪称天上才有的美味;“鸡枞”的甜淡之香又是一绝,用鸡枞油做成的卤豆腐,鸡枞油面条更是云南的特色,谁吃过了都不会忘记。试想想,把这森林小精灵吃下去,脑子里就会浮起葱绿的大森林,山水清音律动于心,吃菌子的乐趣自不待言。
       但在云南,到森林里拣菌子才是最有意趣的一件美事。
       雨季里第一场雨下过,林中就有许多菌子一夜间悄悄顶破了土层,像童话故事中的小小人打着小伞出来闲游散步了。第一发菌子谁都不会去拣的,据老人们说第一发菌子在干旱的土层下蓄了一身瘴毒,会闹人,尤其春季干旱的年份就更不能吃了。几场雨过后,林子里的        菌子多了起来。于是人们背上竹篓,头戴斗笠,三三两两地到森林里去,拣菌子的季节来到了。而有的菌子仿佛春节大过年时爱听爆竹的顽皮少年,要等到第一声雷霆炸响才肯冒出头来,刚一冒头就被人拣了去了。
      小时候拣菌子就老爱瞎想,总是把菌子归类于小动物之列,想象它们的家族该有多么发达;它们会玩什么样的游戏。林中的菌子是大家的,而拣到了竹篓子里才是自己的。有那么多的五彩缤纷的菌子乖乖地等着人去拣,这是一出多么公平而奇妙的游戏啊。“黄罗伞”真像皇帝老儿出行时头顶上打着的那把大黄盖,金灿灿得诱人;“青头菌”伞盖头上有一圈青斑,活像浪迹江湖的义侠之士;“干巴菌”活像偶尔裸出地面的黑矿石;“奶浆菌”则顾名思义,稍不留意碰破它就会流出奶浆来,可以生吃,味道鲜美。山乡的孩子有事无事总爱到森林里逛上一逛,那里常有让人想象不到的惊喜出现在眼前,出现在脚下。
      “菌子生云南,夏来发几朵,愿君多采撷,此物最奇妙。”这是我一个北京的摄影记者朋友,特为他一次在云南拣菌子美妙经历而改填的诗句。那年雨季,我陪同他到山地里采访一个很特别“学生村”。那是一个山区老百姓为自己寄读的孩子们专门建盖的,在学校旁边由无数小木屋组成的学生村庄。他满有兴味地拍下了学生村中孩子们自己动手烧火做饭菜和一切日常生活的镜头,他说这是全国都独一无二的,要让城里的孩子看看山里的孩子是如何读书的。他品尝并爱上山村学子们自己采来并做出的菌子面片汤,边吃边赞不绝口。对山区孩子小小年纪就能自立自理佩服得五体投地,感动得泪流满面。在村中拍够了镜头,他要再拍一张学生村的全景图,需要到离村子有一段距离的山上远拍。我们来到学生村对面的山上,在那里发现了许多菌子。他边激动地拉开架势拍了许多菌子的镜头,边惊奇“这真是咱们吃的那种菌子吗!太奇妙了,真不可思议……”那天我们采了许多菌子,他高兴得像个孩子似的,在回去的路上就把“红豆”诗给改填了。他还把这“菌子诗”教给了孩子们。他回北京时许多孩子对他产生了难舍的友情,大伙流着泪送了一罐头瓶自制的鸡枞油给他。
       过了一年,我的北京朋友来信说很想念云南,想念学生村,想念菌子。我回了信,说学生村的孩子们很能干,有的考上了县一中,有几个考取了热门中专学校,他们也想你,又给他寄了一瓶鸡枞油去。北京朋友回信时说,也许是想念云南的缘故,这瓶鸡枞油比上次的味道更好了,我与家人一起享用时都说其中有云南山水的真味,有云南人真诚好客的真味。你们是不是把整个的云之南都精炼了,给我全带来了……

延伸阅读:

云南省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云南省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云南省场监督管理局企业主体身份公示 工商网监
电子标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