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博物馆  > 野生菌趣闻 >在生长松茸的地方

在生长松茸的地方

时间:2014/1/16 17:28:31 信息来源: 点击 次 【 收藏此文 】 【字体:


        越野车沿着山路盘旋而上,刚刚经过的坝子里的村庄,望去越来越小,逐渐变得像一处盆景,在转过几个弯后,彻底从视野中消失了。映入眼帘的,只有重重叠叠的山,无边无际的绿,汽车就像一叶漂荡在绿色大海上的小舟。车窗外,森林苍翠蓊郁,随着海拔增高而变换着形态:常绿阔叶林,针叶林,针阔叶混交林,等等。我注视着从车窗外闪过的各色树种:樟树,楠木,蓝桉,华山松,云南松……遗憾的是,我能叫出名字的只有寥寥数种。空气清新芬芳,沁人心脾,令习惯了呼吸都市污浊空气的我们,有一种十分酣畅清爽的感受。
这里是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南华县的大山,位于哀牢山脉的深处。
       中午在县城一家餐馆品尝的野山菌的余香,尚留存在齿颊间。南华是云南有名的野山菌生产县,地形复杂,森林覆盖率高,具备典型的立体气候,适宜菌类生长,共出产540多种大型真菌,占全国菌类总数的60%。去年第五届世界菌根食用菌大会就在这里召开,并授予该县一块“中国野生菌王国”的铜匾。靠山吃山,热情的主人用一席野山菌宴招待我们几位京城来客。鸡枞,竹荪,冷菌,牛肝菌,干巴菌,虎掌菌,以及被欧洲美食家誉为无上佳肴的松露……都是产自当地山林里,被切成片,撕成缕,一盘盘端上来,倒进热气腾腾的铜火锅里,闻上去香气扑鼻,吃起来滋味浓郁,让人大快朵颐。
       在我们为有缘品尝这么多山珍而兴奋不已的时候,主人又端起一盘切成薄薄白片的东西,介绍说这叫松茸,是一种美味的野生菌类,同时又是十分名贵的中药材。它对海拔、土质、气候等都有着很苛刻的要求,人工无法培育,因此产量少,物以稀为贵,备受欢迎。尤其在日本和韩国,更是卖出了天价。据说,二战末期日本广岛被原子弹摧毁后,因为核爆所产生的强烈的核辐射,很长时间内爆炸波及的区域内寸草不生,最早长出的就是松茸,足以证明其旺盛的生命力。
       午餐后,主人安排我们乘车到大山深处,实地寻访松茸生长的环境。汽车在昆明——大理高速公路上疾驰了一段,然后转入柏油路,后来又沿着碎石路和土路交替的山间公路盘旋而上。在拐过许多个弯后,我们来到了距离县城大约50多公里的五街镇。仪表盘上,显示高度为海拔两千多米。这里是全县野生菌资源、尤其是松茸资源最为丰富的地方。说是镇,其实只有一条狭窄的街道,被几排房屋簇拥着,再后面就是莽莽森林。看来到这里的外人很少,我们拍照身着民族服饰的彝族妇女时,她们纷纷地躲闪,面带羞涩。在镇上简单听取介绍后,我们被拉到附近芹菜塘村一位名叫罗兴生的村民家。房子是新盖的,墙壁上挂着色彩艳丽的年画。40多岁的罗兴生,黝黑的脸上挂着朴实憨厚的笑容,领着我们一行,爬到其房子后面的山坡上。这是一片松树、栎树的混交林地,适宜松茸生长。我们在林间的间隙里穿行,不时放慢脚步拨开挡在脸前的树枝。已是秋天,脚下,落满了干枯的松针,踩上去悉索作响。他低着头在一棵棵树下面搜寻,然后在一个地方停下来,小心翼翼地拨开野草和松毛,露出一颗类似蘑菇的菌类植物。他说这就是松茸。
       “你们要是夏天来,会看到更多松茸的。”罗兴生介绍说,他一家人承包了30亩山林,去年采摘野生菌440多公斤,其中松茸150公斤,其他杂菌290公斤,收入是5万元,造房子用的就是卖松茸的钱。这样的好日子,过去想都不敢想!说到这里,他的脸上再一次浮现出满足的笑意。
        罗兴生今天的好日子,来自集体林权改革所带来的深刻变化。这也正是我们此行采风所要了解的内容。
由于历史的原因,华夏大地上广袤的山地集体林区,很长时间内实行的是传统的林业经营管理体制,山林权属不清,制约了经济的发展。就说这一带,林间生长的野山菌包括松茸过去是共有的,一到采收季节,人们便蜂拥上山大量采摘,连未成熟的也被挖走。你不采的话,别人就会采去。这样,严重破坏了野生菌资源,降低了产量、品质和等级,结果便是大家都守着宝山受穷。
        2003年起,随着中央9号文件即《关于加快林业发展的决定》的颁发,被称为“绿色革命”的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在福建、江西、云南等集体林地丰富的地区率先展开了,其核心就是明晰林地权属,明确责任。有关部门出动大量人员,使用了先进的卫星定位系统,详细划分了责任林的界限,并绘制了精确的地图。而一张张发放到户的淡绿色的林权证,更是给人们服下了一颗安心丸——它以法律契约的方式,详细标注了承包林地的面积和期限,明确了拥有者的各项权益。
        孟子说过:“有恒产者有恒心。”这句话再一次获得了印证,分到了山林的山民,把林地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细心呵护,因地制宜地予以养护、培育和开发,使得野山菌质量高,产量多,农民收入成倍地增加。像罗兴生这样的致富故事,在五街镇还有很多。据当地干部讲,镇上曾经在一天内新添了将近40辆摩托车,买主就是刚刚卖掉松茸的村民。
       从有些幽暗的林子里走出来,又置身在高原湛蓝的天空下。头顶上,大朵的白云飘浮着,边缘部分被明亮的阳光照射,透出瑰丽的七彩颜色,使人对这一片有着“彩云之南”美丽名称的土地,产生出真切的体验。看到山民们发自内心的笑容,我们也深深地受到了感染。
土地神奇而丰饶。蘑菇,松茸,这些从大山的怀抱里生长出来的精华之物,往往带给人一种童话般的氛围,一种幻想的情调,被人们当做美好、吉祥的象征,成为许多文学艺术作品描写吟诵的对象。描写俄罗斯大自然的散文大师普里什文在其多部作品中,写下名篇《最后一课》的法国作家都德在描绘普罗旺斯风情的著作中,都曾有过动人的描绘。许多时候,这些大山中蕴藏的珍宝自生自灭,默默无闻,但有了好的政策,激发了人的劳动热情和创造活力,人和自然,就会建立起一种默契,人会善待土地,土地也会变成《圣经》故事中的息壤,有着无穷的养育力,源源不断地生产出财富,也在劳动者的心中播撒下欢喜,让他们的脸上绽放灿烂的笑容!

延伸阅读:

云南省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云南省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云南省场监督管理局企业主体身份公示 工商网监
电子标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