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行业信息 >今年松茸季“异变”:对日出口滑坡 顶级松茸国内热卖——不仅因为疫情

今年松茸季“异变”:对日出口滑坡 顶级松茸国内热卖——不仅因为疫情

时间:2020/9/22 9:40:13 信息来源:易菇网点击:收藏此文 】 【字体:

       在日本,松茸素有“秋季味觉之王”的美誉。每年中元节之后,日本国内市场都会迎来松茸消费的旺季。中国松茸由于产量大、价格优势明显,一直都深受日本消费者喜爱。据日本Nippon News Network9月4日报道,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大量航班停飞,导致今年许多中国松茸无法运到日本国内市场,造成了日本松茸消费市场正在发生异变。

     而红星新闻记者调查发现,其实,大量航班因疫情而取消只是影响国产松茸对日出口的一个因素。多位商家都向记者表示:“这几年松茸出口日本的生意很难做,稍有不慎就可能会亏本。现在,顶级的国产松茸已经很少再出口到日本了。”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最近几年国产松茸出口日本之路发生异变?

     今年现象:日本市场少中国货 云南松茸难运出

    据Nippon News Network报道,东京一家菌菇市场的负责人透露说:“今年中国产松茸对日出口的总量比去年减少了30%。”东京都内一家专门从事松茸料理的餐厅老板也表示:“我原本订了20公斤的货(中国产松茸),但最终的交货量只有3公斤。(交货量)像今年这么少的情况比较罕见。”

     对于这种说法是否确切,家住东京的日本媒体人土屋幸仁受红星新闻委托,近日随机走访了两家大型超市和一家蔬菜店。他告诉记者:“跟往年相比,今年的东京好像很难看到中国松茸的影子。”上述三家店里,只有蔬菜店出售中国松茸,价格为每盒1580日元(约合人民币101元)。其他两家大型超市里卖的松茸分别产自墨西哥和加拿大。

     这家蔬菜店的老板也向土屋表示,今年中国产松茸的进货量比往年少了很多。他分析原因主要有三点:新冠病毒疫情导致飞机不能每天飞;最近台风的影响;前几天,中国山区(松茸产区)下雪了。

     同时,红星新闻记者实地走访了位于云南省迪庆州的香格里拉松茸交易市场。这里是目前国内最大的松茸交易市场。在市场内,昆明人赵久恩的松茸出口公司是目前整个云南十多家具有鲜货松茸出口资质的公司之一。

     赵久恩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今年该公司的松茸出口量比往年减少了2/3,主要是因为运力不足,松茸出不去。“以前可以发往曼谷、香港等赴日航班多的地方。现在泰航停了,香港走不了,只能单一走上海发往日本。其它航线都没有了。”

     但疫情之外,影响国产松茸对日出口还有更多的因素。

     出口生意:日本市场吸引力下滑 高端出口成赔本买卖

     在香格里拉松茸圈里,赵久恩有一个人尽皆知的别称——“赵三级”。当地一位知情人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最开始,日本对中国松茸的进口标准只有A、B、C三个等级。C是等级最差的,又被称为三级。而在30多年前,赵久恩从昆明来香格里拉做松茸出口贸易的时候,资金并不雄厚,只能从三级做起,因此得名“赵三级”。

     赵久恩的公司成立于2004年,注册资金1058万元。作为迪庆州农林业骨干企业,每年都承担着全州80%以上的鲜松茸出口任务。自2004年以来,年均实现出口创汇700万美元。

       该公司一名负责冻库生产的员工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今年公司的业务结束时间比往年提早了半个多月。旺季的时候,厂里有90多名工人。现在只剩7、8个人在守厂,再过几天人还会更少。”据他透露,以前出口生意好的时候,公司有300多名工人,各条生产线上全都是人。

      赵久恩在谈到鲜货松茸出口贸易的现状时坦言:“最近几年,鲜货松茸出口不像以前那么好做了。公司的业绩每年都在以百万美元为单位大幅下滑。到2017年的时候,公司的出口额都还有400万美元,2018年就只有300万美元,2019年又降到了200万美元。今年估计就只有100万美元。”

     赵久恩的一位生意伙伴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随着国内松茸需求的不断旺盛,日本松茸市场价格的吸引力大不如前。因此同样是1万日元(约合人民币646元)的价格,日本基本上买不到顶级的中国松茸了。

     这位人士还透露,现在高端国产松茸出口日本基本上是赔本买卖。因为日本那边的青果市场(大型水果蔬菜批发市场)要收取8%的管理费,负责跟青果市场对接的中介公司还要收取至少3%的劳务费,“本来就没有多少利润,日方要求又很严格,如果遇到一两次退货,那绝对要亏本。反倒是做低端鲜货松茸出口去那边,还有一些利润。”

     内需旺盛:“全民皆微商”出口商拿货难

     9月13日上午,偌大的香格里拉松茸交易市场里早已没有了一个月前的疯狂交易景象,只剩下许多空置的摊位和稀稀拉拉的车辆。只要有陌生面孔出现在市场里,马上就会有当地妇女前来询问:“要不要松茸,都是好货。”

当地一位从事松茸贸易的业内人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8月份的时候,市场里面到处都是买卖松茸的人。还有不少直播带货的人带着设备在里面一边直播一边卖货。随着国内松茸需求的不断旺盛,“今年我在这里感觉到了一股全民皆微商的味道。”

     茸微商的不断出现,让赵久恩的妹妹感到头疼。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这里(位于香格里拉松茸市场的工厂)是做加工出口的,昆明那边是做鲜货出口的。我们加工用的是3-5厘米、5-7厘米的那种松茸。以前这种松茸的价格在每公斤100元以内,最贵也就130元左右。今年都涨到了两三百一公斤了。按照这个价格,根本做不了出口加工。但问题是,现在即便你想做都没有货了,微商早就把货销出去了。有的做得好的微商,一天能卖几十公斤这种货。”

     另外一位从事松茸出口生意的业内人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以前没有网络的时候,大家都只有等着我们去收购,或者在第一时间把采到的新鲜松茸给我们送过来。但现在不一样了,松茸还在地里,采松茸的人就已经知道市场上的价格了。他们把松茸还在地里的图片发朋友圈后,很快就被外地的人预定走了。”

     云南松茸出口日本:曾极一时之盛

     9月14日,红星新闻记者在松茸交易市场里见到了已经一头白发的刘晓明。在云南省乃至全国松茸对日出口行业里,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就开始做这一行的刘晓明可以算是元老级的人物。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刘晓明会时不时冒出一些标准的日语单词。比如,MATSUTAKE(松茸的日语发音)。

     晓明说,1982年,日本企业开始跟云南省粮油食品进出口公司(以下简称“云南粮油”)合作进行松茸贸易。当时他在云南省粮油果蔬2部工作,主要负责跟日本企业之间的松茸出口贸易。刘晓明说:“当时的日本经济正处于泡沫期,日本人在全球范围内疯狂爆买各种商品。他们有那个经济实力作为支撑。”


      日本人的饮食文化里有一种松茸崇拜。比如,在高档的商务接待里如果有松茸的话,招待的一方一定会提前跟对方强调一下。送礼的时候,松茸也绝对是最“拿得出手”的礼品。据刘晓明介绍,由于日本国产松茸的数量非常有限,他们便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寻找这种神奇的菌类。经过各种分析,日本人判断中国的云南地区应该出产松茸。

      1982年,日本公司开始通过传真和电话向云南粮油进行了解情况,并介绍了这种野生菌的资料。几经周折,云南粮油果真在云南省内发现了大批野生松茸的存在。据刘晓明介绍,当时国家的外贸政策是“谁开发,谁受益”。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云南粮油一直独家经营着云南松茸的对日出口业务。

     刘晓明介绍说,当时出口日本的第一批松茸实际上是不合格的。因为对方除了要求新鲜度之外,还要求尽量保持其生长原状,要尽量保持根部的泥土。但许多国家在进口方面对于原产地泥土入境有严格限制。后来在中日双方的共同努力下,日本政府最终特许了中国松茸作为唯一一个可以带有原产地泥土的商品进入日本。即便到了现在也是如此。

     据刘晓明回忆,当时办公室的传真机上有三十多家日本松茸贸易公司的联系方式,后来这些公司都在昆明驻有代表,都集中住在当时的外贸大楼里。另外,云南粮油对面的饭店也住满了前来订购松茸的日本商人。这些日本商人每天到云南粮油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询问自己公司有没有打钱过来。

     “不管是‘清水贸易’、‘大幸’还是‘朝鲜特产’,只有这些日本公司打的钱到了我们账上,我们才给他们发货。”刘晓明说。

     从日本到国内:这边堵了,那边仍有路

     刘晓明表示,随着日本泡沫经济破灭,以及日本的年轻一代不如父辈般重视松茸文化,国产松茸出口日本之路开始变窄。一个最直观的变化是标准越来越严,松茸的等级也由最初的3个变成了6个。

      但即便如此,长达近40年的国产松茸对日出口贸易带来了各方的共赢。当时松茸在云南省是出口创汇第一的单项农副产品。刘晓明表示,当年的那些日本企业通过松茸贸易赚了许多钱,因为“他们从我们这里收购的价格很便宜”。他同时认为,后来的日本企业再也做不出这样的成绩了。

     另外,国产松茸出口贸易也产生了巨大的社会效应。据刘晓明透露,过去当地藏族老百姓主要靠卖木材作为经济来源,后来,“我们把松茸出口贸易做起来了,给当地老百姓拓宽了经济来源,解决了他们的柴米油盐问题。”据刘晓明介绍,现在松茸出口也作为扶贫的一个重点项目在做。他说:“最近我问过产地好一点的农户挣了多少钱。经过我的估算,有些家庭今年起码挣了二三十万。”

     另外,刘晓明还表示,以赵久恩为代表的一批人通过松茸出口贸易,从个体户发展成为了民营企业家,为带动当时整个中国经济的发展贡献了一份力量。同时,松茸贸易并没有停下来,它就像一股水流,虽然这边堵了,但它会冲出另外一条路来,比如现在国内方兴未艾的松茸热,一定会是又一个新生力量。


云南省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云南省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云南省场监督管理局企业主体身份公示 工商网监
电子标识